国内难作为:海归就业“存活”率仅5成

铝道网】“海归有更敏锐的触觉以及更广阔的国际视野,但在归国创业过程中,却也面临着‘本土化’的难题。”海归王南17日告诉中新社记者,留学生归国创业并没有想象中轻松。
17日,由深圳市侨办、侨联联合主办的海归创业论坛在深圳举行,多位深圳海归在论坛上分享了其归国创业的经历,引起在场留学生们的共鸣。
王南说,2007年她从美国归来,如今正在美容行业大施拳脚,“现在中国的机会很多,我已经在国外学习了很多经验,现在则更需要了解国内的市场,掌握消费者的需求。”
随着中国市场的活力逐渐显现,归国创业成为不少海归的选择,但因在国外生活多年,很多海归归国后往往不适应国内的市场“生存规则”,这也成为阻碍其成功创业的制肘。
“国外环境与国内不同,海归需要把自己‘漂白’,再本地化。”深圳范特西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汤政说,“这反而成了海归的弱势。”
汤政在美国生活了15年,2005年归国后曾给别人打过工,在用3年时间了解国内市场存在的机遇后,他于2008年创办了自己的公司,专职于体育网络娱乐产品的开发。
“创业不是简单的事,是‘九死一生’。”汤政表示,创业是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,需要从底层做起,不论遇到什么困难,海归都要摆正心态,“创业过程需要勇气、坚毅、能力和运气,一个都不能少。”
记者了解到,深圳现有留学回国人员近5万人,有留学生企业1700余家,深圳已成为留学人员创业成长的聚集地。

去年9月15日,雷曼兄弟申请破产,引发全球金融危机,海外就业状况日下,许多留学人员归国“效命”,各地官方、半官方的海外人才招聘团,也先后远赴美国、加拿大等国,打响“人才争夺战”。

作者:匿名2713次浏览

一年过去了。期间,中国引进了很多“海归”人才,但也出现一个突出的问题:这就是“存活率”低下。近日,美国一家高管评估机构——罗盛咨询公司通过调查发现:从美国回流中国的人才,“存活率”不到50%,有相当一批经理人在加入企业6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就选择了离开。

自去年金融危机在全球蔓延开始,中国各地官方、半官方的海外人才招聘团,先后远赴美国、加拿大等国家展开“人才争夺战”。然而,令人遗憾的是,尽管一些政府、高校、企业不断采取新的政策和措施保障“海归”的科研、教学、生活,但仍有一大半“海归”难以“存活”。部分“海归”甚至感叹,怎么在国外还算有点成就,到国内就难有作为了呢?

近日,哈佛大学瓦德瓦教授也发出类似的感叹。他在其主持的考夫曼基金会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说:“在我的研究中,我注意到,中国的研发和创新部门非常依赖回国留学人员,但他们似乎没有准备好去接受风险和挑战传统。在美国的中国人贡献了16.8%的美国专利,而这些中国人的数量不及美国人口的1%。为什么中国人在中国没有取得这样的成功?为什么回国人员比本土人才更有创造力?这些可能便是中国需要思考的问题。”

“我不善于填表格”

回来三年了,还没有太突出的科研成绩可言,这让留学德国并获得工学博士学位的曲斌颇感踌躇。“总感觉生活不是很有劲,有些东西想做却做不起来。”

三年前,满怀一腔报国热情,在德国留学并工作了八年的曲斌回到祖国,在上海一所大学安营扎寨。“学校给的待遇也不错,从科研经费到办公场地都有所保障,买房也有优惠,从这些方面来说还是可以的。”但是,也许是和国外的经历相比,曲斌还是感到了诸多有待改善的地方。

曲斌说,在德国时,很多事务性的工作都有教研室的专门的行政秘书去做,作为研究者,主要精力都放在课题上。但回到国内后,他发现要面对大量的表格,申请课题、教学检查、课题结题等,总感觉没完没了。“我不善于填表格,填表要用的套话、空话也不会,真是很头疼。”

更让曲斌困惑的是,他想聘一个专职的行政秘书也不行。后来他才打听明白,在国内,一般的教授是没有这个特权的,除非是一些引进的“大牌”教授、达到院士级别或类似高层次的人才,要不就是实验室达到一定的规模才能配备行政秘书。“因为牵涉到编制等问题,后来也就不再想这件事了。”

然而,除了这样的事务性工作让曲斌闹心,在科研经费上也让他感到颇多束缚。目前曲斌的科研经费并不是很高,基本上处于一种够用的状态,但是,“要实现自己的想法或者预期目标比较困难,因为有些实验条件和大型的实验设备达不到要求,想买又没有足够的经费”。而曲斌现在手头上的经费虽然不是很多,但花起来也不容易,“有很多限制,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”。

除了这些,曲斌感慨:“在国外,生活环境不错,生活有规矩可循。回到国内后感觉风格易变,要适应这种环境很难。但要有所作为,似乎又不得不适应这种环境。”

“‘海归’要做聪明人”

“我身边有不少与我年龄相仿的‘海归’朋友,聊到创业,很多人表示,最影响他们创业心态的,还是家庭。”

相关文章